你的位置:主页 > 578888创富网创富心水论坛 > 正文

山光的四季是:“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

更新时间:2020-01-25

  山光的四季是:“春山淡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明净而如妆,冬山惨淡而如睡。”分别是为什么

  山光的四季是:“春山淡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明净而如妆,冬山惨淡而如睡。”分别是为什么

  山光的四季是:“春山淡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明净而如妆,冬山惨淡而如睡。”水色的四季是:春蓝、夏碧、秋青、冬黑。天空云气的四时是:春融怡,夏蓊郁,秋疏薄,冬暗淡。...

  山光的四季是:“春山淡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明净而如妆,冬山惨淡而如睡。”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三皇是哪三位说法很多,常见的有五套班子,七位人选:燧人、伏羲、神农(《尚书大传》,《礼。含文嘉》、《春秋命历序》亦同此说而以燧人居中)

  伏羲、祝融、神农(《礼。号谥记》,《孝经钩命决》引《礼》同此,但以祝融居末。)

  甭管是哪种说法,伏羲和神农一定在列。三皇的事迹多神神道道,我们不去说他,从他们诸位的名字里,也可以看出一些信息。伏羲的名字写法极多,大概本字是这两个字,“庖牺”,也就是煮肉吃从他这里开始。神农不必讲,很明显的和种植业相关,——何况据说他还长着一颗牛脑袋。另外,燧人氏钻木取火,大概也和煮肉吃有关,和伏羲很相似。事实上,古书上很多事迹,就同时安在了他和伏羲两个人的头上。老话叫“民以食为天”,搬洋人的议论叫“在原始水平上,意识实际上被等于吃”(埃里奇。纽曼),能解决吃饭的问题的,被尊圣王很自然。

  吃饭之外的主题就是繁衍。这个问题上的关键人物是女娲或有时再加上伏羲。女娲的娲字,最初是葫芦的意思。葫芦实际上就是一个孕妇的形象,葫芦里面又有很多葫芦籽,代表多子。——据闻一多的考证,伏羲也可能是葫芦的意思。但在多数人印象里,伏羲、女娲不是两个葫芦,而是长着人脑袋的两条蛇(龙)。这个二蛇交尾的形象,汉代砖画上很常见。女娲又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个大媒婆,被尊为媒神的。

  「用泥土造人,很多民族都有类似的神话:巴比伦祭司罗苏斯记述:神巴尔砍掉自己的脑袋,别的神祈将血接住,混以泥土。在埃及神话中,众神之父克努莫在他的陶轮上用黏土造人。《圣经◎创始纪》的第二章,也提到上帝上帝造人使用了黏土。希腊神话里,普罗米修斯在福基斯也是使用的这种材料。各地神话在这个题材上大同小异。主要差别似乎就是是否往土里掺了血。比较有特色的帛琉群岛的神话,往黏土里掺的是动物而不是神的血,掺了那种动物血,人就有哪种动物的品性。(J.G.弗雷泽《旧约中的民俗》)

  拉丁美洲玛雅-基切族的神话是个有趣的例外,这个神话里的神造人就像爱迪生发明电灯,试验了各种材料,经历了许多失败。用湿泥造出来的人呆头呆脑,不中神的意,于是神发一场大水把他们淹死了事。再用木头,木头人没有血液,会干裂,因此被风吹跑,少数变成了猴子。最后神选用玉米做材料,造人实验才算成功。(《波波尔。乌》)」

  「女娲造人比较有特色的地方:她是女性,虽然并不是造人神话里唯一的女性。希伯莱神话里头,上帝造人先造了亚当,让女权主义者很不满。——《伟大的书》里写到一次哥大人文文学课上的争论。有一个犹太裔的女孩,热爱上帝,所以不愿意相信上帝是重男轻女的,便在课上发言说,圣经里讲男人在女人上面,仅指做爱时而言。不幸被人反问:你怎么能保证上帝的意思是只能用传教士式?所以此论未能成立。

  女娲造人的过程估计就能让女权主义者满意。因为书上明言,女娲是照着自己的模样造人的,所以她先造的肯定是女性,——没准她的本意根本就是只想造女性,不过是偶尔一个X染色体没有做好,掐掉了一块,变成Y了,于是男性诞生。也就是说,男人根本就是造人过程中的一些次品。

  另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细节就是女娲造人造累了舞绳子的过程。不过这个情节像是在为人压迫人的世界找依据,很可能是很晚才出现的。不算严格意义上的神话。」

  祝融、共工资望较浅,把他们两个放进三皇里的说法支持者也较少,这里不谈。黄帝自然是重要人物,不过更流行的意见,是把他放到五帝里面。

  五帝的说法也有很多,图个省力,我们取《史记◎五帝本纪》开列的名单: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、唐尧、虞舜。

  黄帝和炎帝没办法分开来讲,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也很复杂。有说是同母异父的兄弟的,——这个说法显然比较刺激一般儒生的神经;又有说是同父异母兄弟的。还有说两个人同出少典一族,但并不是同一辈分的。但总之,二人之间血缘很近,似乎无疑问。

  血缘近归近,可不是一个姓。通行的说法,黄帝姓姬,炎帝姓姜。我们看图。黄河是一个大几字形,这里有一条重要的支流渭水。在渭水的下游,它也有一条支流,叫姜水,渭水上游,一个现在不能断定具体位置的地方,还有另一条支流,叫姬水。炎帝在姜水附近活动,所以炎帝姓姜;黄帝在姬水起家,所以黄帝姓姬。

  「上古的姓氏:第一、姓不是人人都有的,贵族才有。所以当时所谓的“百姓”,其实是指各家贵族。第二、有姓的人往往不止一个姓,确切的说,应该是姓相对较固定,但氏常变。搬一次家就可能改一次氏,就以黄帝为例:有熊、缙云、帝鸿、帝轩……姓氏本来不同,但具体文献中常混用(这门学问很早就不普及了,郑樵就曾讥笑司马迁“不达姓氏”),于是更显得混乱。第三、其实是由第二点派生出来的,儿子不一定跟着老子姓。黄帝有二十五个儿子,有姓的也不过十四个——当然,这十四个人各姓各的,姓了十二个姓。」

  史记讲黄帝发家的过程云:轩辕之时,神农氏世衰。诸侯相侵伐,暴虐百姓,而神农氏弗能征。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,以征不享,诸侯咸来宾从。而蚩尤最为暴,莫能伐。炎帝欲侵陵诸侯,诸侯咸归轩辕。轩辕乃修德振兵,治五气,艺五种,抚万民,度四方,教熊罴貔貅貙虎,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。三战,然后得其志。蚩尤作乱,不用帝命。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,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,遂禽杀蚩尤。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,代神农氏,是为黄帝。

  黄帝和炎帝打仗这一节,让过去的读者往往很难接受。随便引两则:范浚《香溪集》卷十九《五帝纪辩》:夫黄帝,神农后也,阪泉之战,信亦悖妄,本港台开奖现场直,以臣伐君犹有惭德,而况为之后者!信或有之,则黄帝贼矣,尚得为圣人乎?

  黄潜《日损斋笔记。辨史十六则》:审如其说,则以征伐得天下自黄帝始矣。汤之放桀,何以谓予恐来世以台为口实;仲虺作诰,何以不引阪泉之事为言乎?

  据史记的说法,颛顼是黄帝的孙子,帝喾是黄帝的曾孙,但两个人并非一系。关于这二帝的神话传说都很多。——譬如说,颛顼曾干过一件大事,就是派重、黎二位,把天地隔绝开。本来凡人也可以上天旅游,从他那里开始就不行了。他稀奇古怪的儿女也极多,翻《山海经》的时候,动辄可以看到他的后裔。

  但是这太明摆着是太神话了,司马迁不敢相信,记录他们生平的时候,只好滔滔不绝来了通赞语,而基本没讲什么事迹。

  帝喾有四个儿子,一个叫后稷,据说是他妈踩了一个大脚印,然后怀上的,也是周的先祖;一个叫契,据说是他妈吃了个鸟蛋怀上的,是商的先祖;一个叫挚,这是个倒霉蛋,当了几天天子,又让位给弟弟放勋了;还有一个放勋,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尧。

  尧是儒家不遗余力称颂的圣明君主。十足的公仆,廉政建设的典型,日子过得还不如传达室的老大爷(《韩非子◎五蠹》:虽监门之养不敌于此矣。),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,只要有一个人没吃饱,没穿暖,或者犯了罪,他都认为是自己的责任。他身边都是贤臣,只有儿子丹朱不肖,玩行为艺术要在陆地上划船(发大水的时候划出瘾来了?)。不能作继承人。于是要手下的四岳推荐。四岳推举了流落在民间的龙种,舜。

  舜据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一个人。他不论去哪里,肯定都会有很多追随者。他去开辟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,待一年,那儿就能变得跟我们铁心镇差不多,两年,像江宁县,三年,就繁华得跟上海一样了。(《史记◎五帝本纪》:一年而所居成聚,二年成邑,三年成都。)但感化别人容易,感化家人却难。这倒也不奇怪,佛陀、孔子、基督、穆罕默德、都是离开家乡传道的。他老爸、后妈和弟弟合伙起来害他,舜总是很轻松的逃脱,而对父亲兄弟的态度始终不变。

  尧对舜考察一番,终于将王位传他。舜自然又展示出一番盛德。但到他晚年,也碰上了和尧一样的问题,他儿子商均是个只喜欢唱歌跳舞的艺术青年。于是将王位禅让给禹。

  禹最著名的功绩是治水。又将天下分为九州。禹死后禅让制就没再能继续,儿子启继位,夏朝建立。夏代发生过一些什么事情,古书上记载不多。比较有名的只有“少康中兴”,不过司马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写这件事,反而记了一段刘累豢龙的故事。养龙显然是神话,或许因为汉朝皇帝姓刘,司马迁要把刘家老祖宗的事交待一下。夏末,夏桀无道,终于为商所灭。

  西汉末刘歆作《世经》,排列各朝年代。换算成公元纪年,则是武王伐纣在公元前1122年,之前商朝629年,夏代432年,从开天辟地到夏灭亡,则据说是十三万二千一百一十三年。这个说法从一开始就有很多人反对。说者纷纭,但大抵相信,公元前21世纪前后,夏朝已经建立。

  二、疑古过去,一般中国人所相信的自己祖先的历史,正是是这样的。然后进入近现代以来,怀疑者却渐多。

  顾颉刚在商周史研究上是很有成就的,他提出了关于古史的观点,即“累层地造成的中国古史”的观点。他认为:(1)在古史记载中,“时代愈后,传说的古史期愈长”。周代人心目中最古的人是禹,到孔子时有尧、舜,到战国时有黄帝、神农,到秦有三皇,到汉以后,有盘古。

  《尚书》第一篇《尧典》,开首四字是:“曰若稽古”,表示不得亲闻的意思,反不像后来的著作那样信誓旦旦,细致入微。后增的古人也不是凭空而来的,而是神话角色的凡人化。

  神话人物大禹经历是这样,他老爸鲧死后在腹内孕育他。鲧的尸体三年不烂,天帝奇怪,派人剖开鲧的肚子,于是禹化作虬龙而出。治水时禹则变成黄熊开山,把老婆吓成了石头,石头裂开儿子启出生。——而到《史记夏本纪》里,这些神异细节自然都没有了。

  一个十分有名的例子。《尧典》里讲,“夔一足”,就是舜的乐官夔只有一只脚。鲁哀公不晓得这是神话,把这当历史看,自然看了不解,就问孔子。孔子解释说,这是讲,像夔这样的人,有一个就足够了,而不是夔只有一只脚。这个故事是韩非子讲的,所以不能断定是这番高论确实出自孔子。但后人把神话历史化的高明巧妙,实在很明显了。(参考袁珂《中国神话传说》导论篇第三章)

  这个办法,其实现在的历史书也还在用。如讲黄帝驱使八种猛兽与蚩尤作战,八种猛兽乃是部落图腾等等。上古神话确实包含着初民的历史记忆,但这样精微的细节对应,实在是未必不然但更未必然的。

  造古史的另一个办法,是把同一个故事,假托给一批较早的人物,再上演一遍。最典型的例子是,夏桀商纣,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。商纣有个妲己,夏桀就有个妹喜;商纣发明炮烙,夏桀也发明炮烙,——那就不知道纣王干嘛要再发明一遍了。夏代大概确实是有的,甚至史记里夏世系表也可能不错,但这些故事细节,总叫人心里打鼓。

  一般人的心态,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民族的历史越古越好。假的古史一旦被造出来了,质疑他就成了危险的事,甚至就有了不爱国的嫌疑。司马迁写史记开篇讲五帝不讲三皇,曾遭到好多人的指责;顾颉刚替商务印书馆写教科书的时候,否定三皇五帝为信史,把戴季陶给惹火了,要罚商务印书馆160万元(顾颉刚晚年口述《中国史学入门》,提到过这段往事)。直到前几年,国家还斥资几千万,搞一个夏商周断代工程。在此种心态下,中国的文明史被越拉越长,实在是并不奇怪的。

  (2)“时代愈后,传说中的中心人物愈放大”。如舜,在孔子时只是一个“无为而治”的圣君,到《尧典》就成了一个“家齐而后国治”的圣人,到孟子时就成了一个孝子的模范了。

  盘古在较早的神话里,不过是条耳朵里的虫子变成的狗,做了帝喾高辛氏的女婿,绝不是什么开天辟地的大神。

  「八卦:盘古挂了之后变成了我们的世界。俩眼睛一个太阳一个月亮,所以我们知道盘古大概是大小眼,一个眼睛很亮,一个眼睛有点白内障;四肢变成了天地四极,这意思大概是他死了之后还是四脚朝天的躺着的,估计是头东脚西,——因为脚比手长么,所以西部的地势比较高,东部就比较低;汗毛变成了森林,从我国的森林植被被破坏之前的地貌考察,我们知道盘古肯定是黄种人,体毛不是很丰富,但也不算少。没有听说过有盘古洗澡的记录,所以他身上不免长了很多虱子。等盘古一死,这些虱子蹦达两下,就都变成人了。——虱子变人的说法,大家感情上比较难以接受,所以流传不广。」

  炎帝也就是神农氏,据说是农业的发明人(《白虎通》说:“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,至于神农,人民众多,禽兽不足,于是神农教民农作。神而化之,使民宜之,故谓之神农也”),对我们中国这么一个农耕民族来说,这个发明太至关重要了。另外医学界也尊他为老祖宗(《淮南子》记载:“神农尝百草之滋味,一日而遇七十毒”),还可以把商业也算上(“神农是以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货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”)。

  (3)我们“不能知道某一事件的真确状况,但可以知道某一事件在传说中的最早的状况。我们既不能知道东周时的东周史,也至少知道战国时的东周史,我们既不能知道夏商时的夏商史,也至少能知道东周时的夏商史。”固然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”,但托古改制的思维习惯,也导致了篡改得尤其厉害。

  还以黄帝为例。本来“黄帝”就是“皇帝”。帝指上帝,因为甲骨文中出现的帝字,都是指上帝。用帝来指人间的帝王,这个意义大概要迟至周中期才出现。皇是个形容词,大而美的意思,皇帝的意思就是伟大的上帝。

  「“一种看法就是认为”帝“的甲骨文形状象架起来的木柴,因为觉得”帝“应当是”禘“的较早写法。”禘“是古代一种祭祀的名称,场面非常隆重。最大的禘祭是祭祀天地的,到了这天,那些牛、猪、羊们都要倒霉了,恐怕要躺倒数百头,它们的脑袋要割下来给天神们享用。还要燃起昂贵的木柴,让木柴的烟气飘荡到天空,就好像皇天上帝正在享用那香气。”(梁惠王)」

  但后来,五德终始说流行起来了(这个五德终始是怎么回事讲到汉代的时候再讲)。黄帝被认为是得了“土德之瑞”,土德是黄色,“黄帝”的写法才固定下来了。

  再如前面提到了,黄帝姓姬,炎帝姓姜,这个讲法最早见于《国语◎晋语》,这是东周时候的书。周初分封,据说“兄弟之国者十五,姬姓之国者四十”(《左传◎昭公二十八年》),此外的异姓诸侯,姜姓(姜就是羌,这个族以羊为图腾,男性为羌,女性为姜)是主要的势力。把黄帝、炎帝两位上古贤王说成姓姬姓姜,对各诸侯是很有面子的事。

  他的这种观点对有关古史的荒谬传说起了廓清之功,而历代相传三皇五帝的神圣地位一下子也就失去了依据。这对于当时的学术界是一个很大的震动,对于古史研究的发展是起了作用的。(黑体字引自白寿彝《中国通史》第三册p139)

  顾颉刚怀疑过夏朝的建立者大禹是否存在,但并未否认夏的存在。很多西方学者怀疑得比他更厉害,在甲骨文、青铜器大量出土之前,很多人认为商代也仅仅是传说。直到现在,西方学者也很多不承认有所谓的夏朝。

  这四句话出自宋代画家郭熙:郭熙:中国北宋画家,绘画理论家。字淳夫。生卒年不详,活跃于宋神宗时期。河阳温县(今河南温县)人。擅山水,初自学,后师法李成,颇受启发,笔法大进。以绘画供奉宫廷,颇得宋神宗赵顼赏识,被授以书院艺学,后升迁待诏。负责考试画工,鉴定宫中藏画等。画山水注重深入体察生活,能真实、细致、微妙地表现出不同地区、季节、气候的特点,得“远近浅深,四时朝暮,风雨明晦之不同”,创造出极其丰富优美动人的意境,另外他还长于影塑,在墙壁上用泥堆塑浮雕式的山水,别具情趣。郭熙有《早春图》、《关山春雪图》、《窠石平远图》、《幽谷图》、《古木遥山图》等传世。其中《早春图》成功地表现出冬去春来、大地复苏、万物鱽醒的细致季节变化。在绘画理论上郭熙亦有很高建树,其理论集中反映在他的《林泉高致》一书中。子郭思,亦善画,长于鞍马,山水。神宗赵顼曾把秘阁所藏名画令其详定品目,郭熙由此得以遍览历朝名画,“兼收郭熙作品并览”终于自成一家,成为北宋后期山水画巨匠,与李成并称“李郭”,与荆浩、关仝、董源、巨然并称五代北宋间山水画大师。郭还精画理,提倡画家要博取前人创作经验并仔细观察大自然,他观察四季山水,有“春山淡冶如笑,夏山苍翠如滴,秋山明净如妆,冬山惨淡如睡”之感受,在山水取景构图上,创“高远、深远、平远”之“三远”构图法。